河南安陽核桃苗培育基地LOGO

開辟果樹產業新天地

河南核桃苗基地聯系電話

  首頁

中農短枝核桃苗 遼核核桃苗 清香核桃苗 核桃苗接穗 培育知識 聯系我們 苗圃實拍圖介紹

河南安陽核桃苗培育基地,成立于一九九五年,專業致力于核桃優良品種的引進、試驗培育和推廣工作,有近二十年的核桃栽培經驗,果品購銷及果品貯藏的豐富經驗,在地理位置(河南安陽湯陰)河北、河南、山東、山西交界處的強大優勢上與國內多家果樹科研單位、大專院校保持良好合作關系、并得到山東省果樹研究所的支持和鄭州果樹研究所干果課題組曹尚銀老師等悉心指導下設立我核桃苗培育基地,目前我核桃樹苗培育基地主要培育的核桃樹苗品種有,中農短枝、遼核、清香核桃苗及中農短枝、遼核、清香品種接穗,另有專業的核桃苗嫁接隊伍,為方圓及周邊省份的核桃產業培育出優質核桃品種樹苗奉獻給廣大果農及投資者。

瘋狂的核桃演繹財富神話

  砸著吃的普通核桃都要50元一公斤的時候,這些一對甚至一只就要賣上萬元的“文玩核桃”,更讓人覺得價格不靠譜。但就是這樣一個玩核桃的圈子,把山區里原本默默無聞的麻核桃變成了把玩界的珍品,更成了交易市場上的寵兒。
  
  5萬元錢買的這7個青皮核桃擺在李旺面前,能不能刷出“好東西”來還是個未知數,這個過程,極像是玉石行業里拿籽料賭玉,不過跟玉器比起來,這些小小的核桃總讓人覺得價格有些離譜。李旺說,刷出一對兒“官帽”來,成本就回來了,如果再出一兩對,說不定還能多賺幾萬。石家莊懷特商城附近的一家普通小店里,店主手里拿著兩只通體泛紅的核桃,“就這一對,有玩家開價3萬,你覺得值嗎?”記者搖搖頭,店主無奈地笑笑,又拿出一只單個的小核桃,“這個不起眼吧,別看小,但屬于核桃中的異型,有三個棱,我們管它叫大奔。我只有一只,去年我在北京市場上碰到另一個單只恰好能配上一對,你猜人家要我多少錢?”店主再次用略帶夸張的語調詢問道,記者搖搖頭,“2萬!”店主似乎略帶遺憾地強調:“一只2萬”。
  
  耍核桃
  砸著吃的普通核桃都要50元一公斤的時候,這些一對甚至一只就要賣上萬元的“文玩核桃”,更讓人覺得價格不靠譜。但就是這樣一個玩核桃的圈子,把山區里原本默默無聞的麻核桃變成了把玩界的珍品,更成了交易市場上的寵兒。

  保定市的淶水縣,就有這樣一個“核桃村。”
  “提籠架鳥玩核桃”,保定淶水一位當地人士告訴記者,這是以前對京城里的貴族子弟每日生活狀態的描述,“這里面的玩核桃,就是咱們所說的文玩核桃,也叫耍核桃。”而作為耍核桃的主要品種,麻核桃正是河北特產。
  
  麻核桃是普通核桃與核桃楸的自然雜交種,主要品種有雞心、獅子頭、虎頭、公子帽等。主要分布于河北、北京、山西等地,而又以保定的淶水最為集中。因麻核桃殼紋美觀、果形獨特,常被制造成精美的工藝品或直接為中老年舒筋活血的手玩物,具有較高的商品價值。
  
  上述人士介紹說,麻核桃作為玩耍核桃,上至唐朝,盛于清時。故宮博物院里現有一對清代麻核桃,標價80萬元,足見其珍貴。近年來,隨著耍核桃愛好和收藏者的增加,麻核桃價格一路上揚,市場供不應求。作為華北地區麻核桃的主要產地,在淶水縣西北大山中的幾個村莊里,麻核桃已經成為部分農戶名副其實的“搖錢樹”。
  
  淶水縣婁村滿族鄉工作人員李長青向記者介紹說,婁村滿族鄉是淶水麻核桃的發祥地,其種植規模、數量、種類位于全縣前列。目前全鄉共有種植戶2000戶,種植總數在70000株以上,接穗數250000左右,正在形成以虎過莊、南安莊等五大莊為核心,輻射全鄉,惠及周邊鄉鎮的麻核桃種植基地。李長青預計,按照2009年的行情,今年全鄉麻核桃收入可達3500萬元。
  
  種核桃
  從淶水縣城向西北進山,沿著嵌在絕壁上的盤山公路走了十幾里,過了山頂之后再向下盤旋,心里才漸漸有了踏實感。留心路邊景色,山里的冬季來得更早,但并不單調。未收完的大白菜泛著青綠,掉光了葉子的柿子樹上掛滿了紅黃相間的柿果,紅艷艷的宛如掛滿無數小燈籠。路上兩只小黃狗追逐嬉戲,但是卻看不見幾個村民。“核桃賣完了,我們也就貓冬了,出去訪親問友,或者在家打牌消遣。”西安莊村的劉寶河告訴記者。“為什么這么好的柿子沒人摘?”“一對好核桃賣上萬,一只青皮賣2000,一車柿子能賺上幾千塊錢?”
  
  劉寶河說,以前村民的收入主要有四個來源,一是花椒、二是養羊,三是打工,四是漫山遍野的柿子樹。不過自從最近這十幾年核桃產業漸成氣候之后,種核桃、賣核桃就成了村民最主要的收入來源。
  
  西安莊村支書李雪梅,指著院子中的一棵核桃樹對記者說,就是這棵樹,今年掛了57個果,賣了6萬多。做了近10年村支書的李雪梅,原本是一名醫生,退休之后回到村里,被村民選為支書。當時,村里種核桃已經有了一定的規模,李雪梅意識到,完全可以把核桃種植培養成一個主導產業,讓全體村民一同致富。
  
  如今,李雪梅家的核桃種植規模跟村里的大戶相比差多了。她介紹說,目前村里120戶,靠種核桃年收入超過10萬以上的就有30多戶,平均下來每戶年收入5-6萬。“原來打工的也不出去了,羊也沒人養了,家里的柿子就掛在樹上沒人摘,全指望核桃發財了。”李雪梅說,現在村民除了賣核桃之外,還向其他地方出售核桃樹苗、提供品種嫁接和技術。
  
  劉寶河指著院子里的一棵碗口粗的核桃樹告訴記者,這棵已經賣出去了,1000元。一般的接穗,村民俗稱“碼子”,根據不同品種每個100元到近千元不等,明年開春,好幾個新品種嫁接的業務已經預訂好了。
  
  賣核桃
  “每年賣核桃的主要時間段是9月10號左右,中秋前后。那時候全國各地的客商都聚集在我們村這條主要街道上,僅有的幾家飯店全住滿了,車都停不下。”劉寶河在一家名為水月軒的鄉間飯店里給記者示意,“這個院子、街道邊上全是外地客商,連服務員的房間里都住滿了人。”
  劉寶河介紹說,村民們賣核桃主要是兩種方式,有的把自己的核桃剝開,配好對之后賣成品,這樣價格高一些,不過有一定風險;還有就是由客商把還掛在樹上的青皮核桃包下來,客商自己剝開,有沒有能配上對的好核桃跟種植戶沒關系。11月初,劉寶河們手里的“青皮”早已經賣完了,手里還有幾對配好的核桃,并不急于出手。
  
  幾位北京來的客商正在與本地村民談嫁接核桃樹苗的業務,一位村民見又有外地人進來,拿出手中的一對核桃,徑直走向記者問:“看看這對兒怎么樣?”這位皮膚黝黑的小伙子推銷道:“平頂獅子頭,我3000元刷的青皮,4000元出手,考慮一下吧。”劉寶河接過小伙子手里的核桃仔細端詳了一番,以內行的口吻輕蔑地對他說:“我出這個價。”同時伸出兩根手指頭,小伙子鼻子里暗哼了一聲,轉身走開了。“你是不是覺得跟電視里地下交易古董一樣?”劉寶河問記者,“其實在耍核桃這個圈子里,最終玩家和中間經銷商之間主要靠圈內口耳相傳熟人介紹,而中間商和我們種植戶之間,就是剛才這種最原始的交易方式。”
由于婁莊鄉這幾個村子出產的核桃品種多,質量上乘,最近幾年,這里已經成了全國最重要的麻核桃生產和交易中心。每年核桃成熟時節,來自北京、天津、上海,甚至韓國和日本的客商都要和記者一樣提心吊膽的走上數十里山路,直接到村民手中收購核桃或者青皮。
  
  劉寶河說,村里沒辦法提那么多的現金,所以那個時候客商們都是帶著一口袋的現金來收購,一**錢,一**核桃,“場面相當壯觀。”
  
  記者在婁村鄉這幾個麻核桃主產村走訪時發現,村民們之間,總是會流傳著各種版本的交易“傳說”:“誰誰手里的一對公子帽賣了6萬,然后被北京的王三賣給了某某,最終成交16萬。”“南安莊的某某家樹上出了一對好核桃,聽說有人開價8萬了還不愿意出手。”……
  
  “我今年賣了十四五萬吧,賣的一般,村里賣的好得多了。”劉寶河淡淡地說。
  賭青皮
  南安莊村主任李旺,家里核桃樹已經有1000多棵,掛果的數也有200多棵。這200多棵樹,今年總共賣了40多萬。不過,除了種核桃,李旺還是附近幾個村子里遠近聞名的中間商,也就是說,他不僅自己種核桃,還從其他種植戶手中倒核桃。
  
  “今年僅投入就要200多萬,收入四五十萬應該問題不大。”李旺告訴記者,由于自己種植核桃起步較早,已經有了一定的積累,因此每年也會參與到中間業務中來。而當地所謂的核桃中間業務,就是從村民手中收購,然后再通過自己的市場關系轉賣。其中,最有挑戰性的是“賭青皮”。
  
  李旺告訴記者,麻核桃采摘和交易不能等核桃自然成熟脫落,而是一到果實定型之后就要適時采收。這些還掛在樹上帶著綠色表皮的核桃,被稱之為“青皮”。一般情況下,外地客商或者本地中間商從種植戶手中收購的都是這種“青皮”。
  
  由于青皮核桃只能看出大概直徑,核桃的紋路、品相等都看不出來,無法確定能否配上一對,因此收購青皮的過程是有一定風險的,也可以稱之為“賭”。
  
  李旺回憶說,今年村里一家“大官帽”核桃樹上,出了一杈7個個頭不錯的青皮,近兩年品相好的“大官帽”核桃市場賣價很高,李旺決定收購。
  
  “人家少了10萬不賣,7個青皮10萬,一個就是一萬四啊。”李旺說,“一般膽子小一些的,根本不敢這么賭。”經過一番周折,李旺最終把價格談到了5萬,交了錢摘下來之后,有一個是壞的,只剩6個,最終花了4.8萬,核算下來8000元一只青皮。
  
  “我拿回來也緊張,雖然估計不錯,但是能不能配上對咱也不知道。”李旺介紹說,青皮拿回來之后不能隨便剝皮,而是要小心地把外層青皮剝掉,為了不損傷紋路,大部分青皮都要一點一點刷出來。最后這6個青皮核桃中,刷出了一對直徑55毫米的“大官帽”,賣了5萬元。
  
  當然,也并非每次都有這么好的運氣。李旺回憶說,去年自己花了3.6萬收了70個青皮,回來之后一對都沒配上。
  
  李旺介紹說,雖然這幾村的麻核桃品種早就名聲在外,但真正成規模的移植嫁接始于1996年,當時的天津客商來收購時,青皮是5元錢一個。到了今年,李旺估算了一下,好的品種青皮平均要達到2000元一個。
  
  風險大
  “核桃的行情是一年比一年好,今年賣了兩對5萬以上的核桃。”李旺說。而李旺的客戶,并不是最終玩家,也就是說,5萬一對的核桃,經過北京、天津的核桃經銷商加價之后,可能賣出更高的價格。
  
  劉寶河說,今年的行情的確要好于往年,從產地收購的價格就可以略見一斑。
  而天津一位文玩核桃經銷商李先生告訴記者,今年核桃的終端銷售也不錯,除了一些圈子里的老主顧以外,似乎突然增加了不少新客戶,這里既有真正的玩家,更多的可能是投資者。
  
  李先生介紹說,今年10月他接觸過的一位西安客商,聊起來就感覺并不是內行,經過一番溝通之后,客商坦誠自己只是有一些閑置資金,聽朋友介紹說文玩核桃行情不錯,投進來看看能不能賺點錢。“嚴格地說,核桃市場里已經有了一定的炒作成分。”李先生說,他擔心的是如果這種炒作繼續下去,整個核桃市場的泡沫會進一步加大,弄不好會重蹈今年紅木家具的覆轍。“我也不贊成普通的投資者投資文玩核桃,這個行業需要一定的經驗。輕易投資是有很大風險的。”
  
  淶水本地一位官員也介紹說,目前來看淶水的麻核桃市場并不能算十分規范。“價格不穩、市場混亂,參與人數越來越多,價格卻始終沒有統一參考。”
  李旺的另一個身份,是淶水縣麻核桃協會副會長,2004年,淶水縣鄉村三級聯合成立了麻核桃協會,其主要目的有兩方面,一是外聯市場,內聯種植戶,二是提供技術指導。李旺表示,聯合本地種植戶形成統一市場,其實是協會成立的主要宗旨。

春季遼核、清香、中農短枝核桃苗銷售進行中,歡迎各地朋友和投資者前來考察、預定

河南安陽核桃苗培育基地

可辦理全國貨到付款業務,確保質量,解除了您的疑慮、讓客戶零風險。竭誠為您辦理郵寄、特快專遞、汽車快運、火車托運、物流、配貨、專車送貨及貨到付款等業務,我們將以最低的價格最優質的服務歡迎您的光臨。

江苏体彩11选五开奖